在医院里,陈文饶结识了一个从瑞士来的中国志愿兵林济时。邹倪夫妇后来发现,林济时在国际纵队的中国志愿者中是个灵魂人物,他不但经常给《先锋报》和《救国时报》投稿,而且周围汇集了许多中国志愿者。后来,倪惠如来中国寻找资料,才从中国革命博物馆研究员张德钟那里知道,林济时的真名叫谢唯进。

谢唯进是四川人。1919年底,他加入赴法勤工俭学的队伍,赴欧学习。参与赴法勤工俭学的学生中,很多人后来成为了中国早期党员。谢唯进的同学中就包括朱德、孙炳文等人。1925年,谢唯进加入共青团旅欧支部,次年正式成为中国党员。此后的十年,谢唯进辗转欧洲各地,为做宣传工作,直到西班牙内战爆发,他化名林济时加入了国际纵队。

谢唯进刚抵达西班牙时,满以为能立刻加入战斗,没想到等了一个月,国际纵队就是不批准他参战。谢唯进只好给西班牙中央委员会写信。信的开头这样写道:“为了要参加这个斗争,我费尽了万难才来到西班牙,我不会就此打退堂鼓的。”他表示,如果国际纵队对他的背景有疑惑,可以向法共和德共调查。显然,这封信起了作用。不久,谢唯进拿到了国际纵队的军人证,开始了真正的戎马生涯。

国际纵队显然对谢唯进在欧洲的政治背景非常满意。刚一参军,他便被任命为第11支队反坦克部队的政委和党委书记。像陈文饶一样,谢唯进也参加了贝尔奇特战役。1937年7月,西班牙共和国军在马德里西北50公里的布鲁内特发起大反攻。虽然共和国调集了近5万名精兵、136门迫击炮、128辆坦克和150架飞机,还有国际纵队第13和第15支队协同作战,但面对武器先进的叛军,共和国军还是处于下风。8月份,谢唯进所在的军队被调往贝尔奇特城,阻止叛军北上。在贝尔奇特,他经历了一场惨烈的大战。

贝尔奇特是一座古城,四周建有厚实的围墙,据说当年拿破仑入侵西班牙,也对它无可奈何。贝尔奇特城的制高点是一座古老的教堂。叛军盘踞教堂,从高耸的钟楼上向下扫射。机枪、手榴弹、燃烧弹都奈何不了这座花岗岩建造的教堂,不少国际纵队队员倒在机关枪的扫射下。

1995年,为了寻觅60年前中国志愿兵在西班牙的足迹,邹倪夫妇来到了贝尔奇特城。走进贝尔奇特城,面对城中的断壁残垣,他们惊呆了。街道两旁的房子还在,但是房子里只能看到悬在半空中的房梁,既没有屋顶,也没有地板。那座高耸的教堂,只剩下一圈空壳。“战后,佛朗哥夺取政权。他下令这里不许重建。他要让西班牙人看到,这就是反抗的结果。”倪惠如告诉记者。谢唯进就在抢攻教堂中,被一颗子弹击穿了脚踝。他被送进位于地中海边的贝尼卡西姆医院。养病期间他不但遇到了包括陈文饶在内的好几个中国老乡,还遇到一个中国参观团。参观团团长是上一年因发动西安事变而被蒋介石流放海外的杨虎城将军。杨虎城在与西班牙人民阵线总指挥米亚哈将军会面时,赠给西班牙人民阵线一面锦旗,上题:“同为民族独立、民主、和平而斗争!”遭受日寇侵略的中国人,对于西班牙人民的反法西斯战争,显然更加同仇敌忾。

参观团中一位名叫陈柱天的团员,四处托人打听谢唯进。陈柱天是巴黎《救国时报》“救国会”的负责人。他受巴黎中国人民阵线负责人赵建生之托,给谢唯进带来一封信。信中写道:“我党领袖如、王明诸兄特专函嘱弟向各位代致敬意,并祝早日恢复健康,继续加入前线杀敌。”

人的慰问,给予了谢唯进极大鼓励。原本打算离开西班牙回国参加抗日战争的谢唯进,决定留下来继续参加战斗。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