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他项目略有不同,射击比赛除了拼手法拼操作外,最考验的就是心理素质。心理素质不够坚强的运动员,哪怕技术再出色,也很难取得好成绩。典型的例子莫过于花旗名将埃蒙斯,作为天才射手的他04年征战雅典奥运会,在50米步枪三姿决赛中前九环领先对手3环之多,冠军唾手可得,却偏偏最后一枪鬼使神差的脱靶,打在别人的靶子上。

  这样的低级失误,直接把中国选手贾占波抬到冠军领奖台,不过由于太过倒霉的缘故,直接引起捷克美女卡特琳娜的关注,爱情的种子就此埋下。如各位所见,当一个男人衰到极点时,不仅会引发同性的哄笑,也会引来异性的同情,而这种同情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转化为爱情。当然这其中有个大前提———

  到了08年北京,埃蒙斯再度披挂出阵,这回他又在同一条沟里翻船,在最后一枪领先对手接近4环,冠军又一次唾手可得的情况下,埃蒙斯最后一枪射出4.4环。把冠军拱手让给另一位中国选手邱健……自此,埃蒙斯坐实了国际友人的身份。

  到了2012年,埃蒙斯最后一枪又射出7.6环,从而把银牌变成铜牌。这回埃蒙斯索性拿自己开涮,“看看,我用了4年从4.4环提升到7.6环,进步是不是很大?”用大篇幅提一位美国选手只是想说明,射击比赛很大程度上就是心态的较量,毕竟与其他项目不同,射击场上差之毫厘,谬之千里。

  本届奥运会第一枚金牌女子气步枪决赛,又发生了类似的剧情。原本被认为更有实力摘金的王璐瑶预赛中便被淘汰,相对低调的杨倩则进入决赛。其实能站到决赛赛场上的,又有哪一个不是天才?记者曾挖出这么一件趣事,少女时期的杨倩是出了名的娃娃杀手,但凡有打气球送娃娃的过来支摊,杨倩便申请出战,打一枪中一个,再打一枪再中一个,搞得摊主把洋娃娃都送完了,进而无奈的对她说:

  决赛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总共10发子弹,150秒内完成;第二阶段便是残酷的淘汰阶段,每两发淘汰一位选手。第一阶段打完,杨倩总成绩104.7环,排名第一。紧跟着,便进入到第二阶段。

  第二阶段,杨倩尽管一路过关,但排名却被俄罗斯先手加拉什娜超越,最多时曾落后0.5环。冠亚军竞逐,第一枪打完,加拉什娜10.8环,杨倩10.7环,差距为0.2环。

  最后的决战,加拉什娜先发,不料这枪大失水准,只打出8.9环,杨倩后发,成绩显示为9.8环。平心而论,最后一枪杨倩的心态也出现了波动,奈何加拉什娜心理波动更大。比赛就是这样,当你还在为最后一枪有失水准而懊悔时,却惊喜的发现对手更失水准……

  金牌与金牌之间并没有什么区别,但站在整个代表团的角度,奥运首金的意义非凡。特意关注了下,杨倩夺金后4小时内,微博粉丝数便从1000多跳升到29万,这便是夺得首金的意义与影响力。

  夺冠的那一刻,杨倩的脸上并无表情,直到登上领奖台时,21岁的姑娘脸上才绽出灿烂的笑容。不由让人想起那句被人翻来覆去很久的台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